http://www.absoluteaerobatics.com

中美空中对抗史:神秘失踪的美军侦察机

  在1960-1970年代的中国国土防空作战中,解放军曾连续击落U-2高空侦察机和“火蜂”无人侦察机。但另一种更先进、更神秘的美军高超音速侦察机也曾秘密进入中国,一般史料上却鲜有记载。近日,位于北京小汤山的中国航空博物馆内,正式展出了一架神秘的飞机残骸。

  1971年3月20日,一架神秘的美军侦察机坠落在中国云南西双版纳雨林中。该机外表怪异,与曾经被解放军击落过的U-2侦察机、“火蜂”无人机,乃至各种美制军机完全不同。

  在场军方人员均无法识别该机型号,曾一度动员大批当地民兵和百姓四处搜索“逃亡的美军飞行员”。

  对中国进行战略侦察的D-21无人机,比U-2有人侦察机、“火蜂”无人侦察机更加先进,但世人熟知中国防空部队击落U-2、火蜂的战例,却鲜有人知道D-21进入中国领空窥探并被缴获的故事。

  D-21装备了当时世界领先的冲压发动机,因此能够达到3.35倍音速的水平,而A-12/SR-71高速侦察机虽然也达到三倍音速,但仅采用了涡喷发动机。据近年来出版的马杰三将军回忆录记载,1971年美军“高度3万3,速度3千3”的最新型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失控坠落在云南西双版纳森林里。由于热带雨林的缓冲作用,飞机残骸保存相对完好,成为中国方面价值极高的战利品。

  中国方面缴获到自行坠毁的D-21侦察机残骸后,多年对其进行保密,美国方面也未公开相关历史,因此这段历史近年来才真相大白。

  D-21B服役后的实际投入使用,前后总共只有4次,行到代号“高级投球手”。这4次任务都是在1969年11月9日到1971年3月20之间执行的,目标都是一个地方——中国新疆罗布泊地区,任务是探测和搜集中国的核试验信息。在第一次任务中,中国军方根本没有觉察到D-21B的入侵,但是该机在执行任务过程中神秘失踪。任务之后,洛克希德的工程人员又对载机和无人机进行了设计审查和测试,并在1970年2月20日进行了一次成功的试射。D-21B的第二次实战任务是在1970年12月16日,D-21B在完成侦察任务后成功返回回收点,但是存有所有情报信息的“气密舱”虽然弹射成功,但是在降落的过程中没有打开降落伞,导致整个任务舱全部损毁,信息无法回收。

  1971年3月4日,D-21B开始执行第三次实战任务,同样遭遇失败。在这次任务中,D-21B成功完成了实现设定的所有侦察任务,并且在返回的过程中成功抛掉了任务舱,任务舱的降落伞也成功打开并最终降落在海上。但是万千计算终有疏忽,这次问题出现在海军,当海军的一艘驱逐舰终于确定任务舱的落点,匆忙赶去打捞时,由于时间太久任务舱已经沉入海底,海军多次派人潜水搜寻也没有找到。D-21B的第四次也是最后一次实战应用是在1971年3月20日,不行的是在飞行过程中突然失踪。根据最近在中国航空博物馆展出的残骸来看,也证明了美国方面多年前的猜测,即该机在执行任务时电气系统出现故障,坠毁在森林里,最后被中国军方获得。

  1971年7月,鉴于D-21B的成功率太低,并且军方已经开始部署性能更先进的新一代侦察卫星,所以D-21B研制计划被取消了。1990年,苏联解体后,解体凯利·约翰逊出任臭鼬工厂新掌门的本·理克访问了俄罗斯,当时俄罗斯方面向其展示了一个装满飞机残骸的包装箱,里面就是第一次执行实战任务时神秘失踪的那架D-21B的残骸。原来该机在执行任务中因机身故障坠毁在了西伯利亚,苏联方面得到飞机残骸之后进行研究,并将其交与了图波列夫设计局。之后,图波列夫设计局按照苏联军方的要求展开了反向设计,计划名为“大乌鸦”,但是一直没有造出时机。D-21B计划被取消后,总计制造的38架无人机中,有21架已经在测试和任务中消耗掉了,其余的17架被送往戴维斯-蒙森空军基地,并被重新命名为GTD-21B。

  洛克希德公司的D-21是一种最大速度超过3马赫的无人侦察机。该侦察机最初设计是用来由A-12(M-21研制计划)背载发射,深入敌方纵深空域执行战略侦察任务的,该项研制计划开始与1962年,计划最初代号为Q-12。

  1962年10月,美国中央情报局联合美国空军向洛克希德公司下达了一份秘密指令,要求后者尽快完成高速、高空无人机的概念论证,随后立即投入研制。洛克希德将这项研制计划命名为Q-12无人侦察机计划

  毫不意外,Q-12研制计划的总负责人还是凯利·约翰逊。在研制过程中,凯利·约翰逊希望未来的Q-12无人机能够使用Marquardt公司为波音的“波马克”(Bomarc)远程防空导弹研制的冲压发动机。Marquardt公司当时的制造工厂与洛克希德的工厂距离非常近,两者很快就冲压发动机问题达成了协议。Marquardt公司,他们为“波马克”远程防空导弹研制的RJ43-MA-11冲压发动机可以给Q-12使用,但是由于Q-12执行的是侦察任务,发动机的燃烧时间要更长,所以还有一些技术问题需要解决。与“波马克”导弹相比,Q-12的航程要达到数千公里,所以发动机的燃烧时间至少要达到1.5个小时,并且能够在更高的空域正常工作,除此之外,改进后的发动机还必须能够使用JP-7航空燃料。后来,经过多次改进与测试,RJ43-MA-20SA冲压发动机终于达到了设计要求。

  1962年12月7日,臭鼬工厂完成了一架Q-12缩比模型,该模型的雷达反射测试证明其雷达反射截面非常小,而风洞测试结果也显示,其飞行性能和可操纵性同样也很优秀。然而尽管如此,中央情报局对Q-12项目并不是很热心,主要原因就是当时其装备的U-2侦察机的任务范围已经大大扩展,加上速度更快的A-12,完全可以满足他们在东南亚执行秘密侦察任务的需要,所以Q-12对其来讲可有可无。与中情局相反,美国空军对Q-12非常感兴趣,认为其不但可以用作无人侦察平台,还可以用作战略巡航导弹。最终,美国空军说服中情局,在1963年3月联合授予洛克希德公司一份合同:研制全尺寸Q-12样机。Q-12的侦察设备及其导航系统都安装在一个长1.9米的“Q舱”中,侦察设备和导航系统都采用模块化设计,设备和“Q舱”结合的非常密,使之看上去相似一个完整的“气密舱”。按照最初的设计,“气密舱”在侦察任务结束后自动弹出抛向空中,而无人侦察机则按照之前设计后程序自毁爆炸。“气密舱”在空中会被特殊改进的C-130运输机探测到,并最终回收,这项技术据说是美国空军从人造侦察卫星回收舱的回收过程中得到的启发。

  1963年末,该项研制计划被重新命名为“机上标签”(Tagboard),Q-12也被重新命名为D-12,用于该计划的A-12也改称M-12(D代表英文daughter,意为女儿,M代表英文mother,意为母亲),美国空军从18架A-12中抽出2架改装成M-21,机身编号分别为60-6940和60-6941。M-21,即双座型的A-12,在机身背部中线、两个垂尾之间的位置安装了一个支架,用于执行任务的D-21就安装在这个支架上,机头稍微上抬。此外,M-21后驾驶舱里还设计了一个潜望镜,便于后座的飞行员(也称“发射控制员”)更好地观察D-21及更好的操纵发射。与2架M-21相配套的是,美国空军首批订购了7架D-21用于测试飞行。

  1966年7月,M-21/D-21计划在一次事故之后被取消。此后,D-21改进之后发展出了D-21B,后者加装了火箭助推器,并由B-52H翼下挂载发射。经过一系列的飞行测试以及4次的实际应用之后,B-52H/D-21B计划也于1971年7月寿终正寝。M-21与D-21的结合飞行测试开始于1964年12月22日,1965年持续了一年。第一次结合飞行测试之后,为了保证整体的气动布局性能,D-21的安装位置进行了改动,否则的线的最大飞行速度无法达到3马赫,并且在飞行过程中会损害D-21。但是,由于背载D-21导致气动阻力的增加,所以结合飞行试验中不得不打开D-21的冲压发动机,这才能能使最大速度达到3马赫,而D-21的发动机则直接从母机获得燃料,直到分开脱离。

  1966年3月5日,D-21无人机第一次成功于M-21脱离,实现自主飞行。总的来说,这次母机和子机的脱离非常成功,但是脱离过程中子机在母机背上停留了数秒,而在机组成员看来,“这数秒比两个小时都要漫长”,后来凯利·约翰逊指出,这种情况是非常危险的,也是他经历过的最惊心动魄的“空中机动”,因为稍有不慎就会两机俱毁。不过,这架成功脱离的D-21在飞行了数百公里之后就坠毁了,这次事件的直接后果就是中情局和美国空军对该计划的兴趣渐淡。

  然而,一个月之后,于7月31日进行的D-21的第四次飞行测试却是一场大灾难。在这次飞行测试中,D-21从载机机背脱离后直接撞向了载机垂尾,导致两者全毁。在这次事故中,载机的两名飞行员虽然成功弹射脱离,但是最后落在了海面上,飞行员比尔·帕克被海军直升机救起,而后座的发射控制员雷·特里克由于救生服泄气而沉入海中。这次事件之后,凯利·约翰逊迅速叫停了从M-21机背发射D-21的飞行试验,但是他认为这对整个计划的影响不大,B-52可以成为更好的载机平台。D-21计划也因此进入了新的阶段。选定了B-52作为载机

  与D-21相比,D-21B的机身下增加了一个大型火箭助推器,助推器长13.5米,重6025公斤,比D-21B还要重。为了保证投放后的飞行稳定性,助推下设计了一个腹鳍,停在地面上的时候,腹鳍可以折叠以保证不会蹭触地面。该火箭助推器的工作时间约为90秒,推力121千牛。B-52H和D-21B的联合测试从1967年9月开始,一直持续到1969年7月。第一次空中发射D-21B的测试是在1967年9月28日,不想测试过程中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D-21B意外从翼下挂架脱离,其火箭助推器在空中着火,无人机坠毁在地面上,凯利·约翰逊称此次事故“简直匪夷所思”。之后从1967年11月到1968年1月,连续进行的3次空中发射试验都取得了成功,尽管如此,凯利·约翰逊还是要求他的团队对即将进行的第四次测试做好充分准备。也许是求胜心切,D-21B的第四次发射试验失败了。之后洛克希德公司对整个计划进行了梳理,对试验过程和实验室设备进行了详细的检测和地面测试,终于在1968年6月16日进行的测试中,取得了完全成功,在这次试验中,D-21B都按照任务前的设定飞完了全程,并且携带任务载荷的“气密舱”也成功弹射。然而事情并没有就此顺利结束,此后的两次发射试验连续遭到失败,1968年底的一次试验倒是取得了成功。1969年2月,空军在夏威夷进行了一次模拟实战的D-21B发射试验,但是试验失败了,不过之后5月和6月的发射试验取得了成功。此事的美国空军已经急不可耐,他们决定让D-21B一展身手。

  J-58JT11D-20发动机测试时,几乎烧红发亮的发动机机体,美国60年前的技术仍然让人叹为观止。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